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演 堂

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舊作聯語數則  

2007-04-22 23:02:33|  分类: 古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杭郡西溪,爲湖山之外又一勝迹,前賢觴詠之地,備載典籍。國朝以來漸廢,近聞有司欲重復舊觀,廣征楹聯,留社以得名于斯,諸子皆欣然從之。婺州季惟齋秋雪庵聯:誦蒹葭之章,涼風白露;居姑射之山,玉骨冰心。華亭奚洪集唐秋雪庵聯云:由來碧落銀河畔,只在蘆花淺水邊;兩浙詞人祠聯云:西塞漁歌,強村夕照,三峽詞源尊兩浙;夢窗雲影,樊榭清輝,吾邦俊彥有斯人。四明陳子黃兩浙詞人祠聯雲:前生恐亦孑遺,漠漠江湖人北顧;此地恍然舊躅,蕭蕭蘆荻水西流;法華寺聯云:兩腳踏實時,當即是靈山淨土;一心虛空處,也無非妙法蓮華。泰州汪礆齋兩浙詞人祠聯:千秋詞國,舉大宗,有幾個浙江之外;百歲生涯,慕斯道,存一番忠愛其中。皆清辭可誦,余亦有集厲樊榭詞句聯云:弱絮縈煙(惜餘春),歸帔拖霞休贈別(真珠簾);涼花載雪(憶舊遊),湖山如夢可重來(浣溪沙),殊愧諸公。諸聯上,聞爲當路者所格,綠痕師及山木、正越二兄力爭不得,卒以標語口號聯易之。噫,宵小之力,可不畏哉!

揚州平山堂,舊有汀州伊墨卿太守聯:過江諸山到此堂下;太守之宴與衆賓歡。以伊氏八分書書之,爲平山堂楹聯之冠。喪亂之餘,原作已佚,乃倩當地書法家補書,氣格大不侔矣。甲申初遊竹西名勝,覺文人氣薄,鹽商氣重,楹聯亦爾焉。惟后土祠瓊花臺聯過目成誦,曰:明月三分州有二,瓊花一樹世無雙,終不能移置他處。

余客京華,偶過同仁堂見一聯云:修合無人見,存心有天知。真古仁人之心,讀之大嗟賞。清季吾杭慶餘堂與京師同仁堂並稱,然遍覽胡慶餘堂與胡氏舊宅聯,皆無得而稱焉,終以此略遜風騷。君子由是知胡光墉終不免於戾,而樂氏能爲數世之主也,不學之故也。今之富貴者,可不慎與?

詩三百論壇嘗有詩鍾遊戲,以留社\汽車、飛機\詩詞、女人\股票、書法\馬甲等爲題,鹽城惕齋兄所作爲:社留文武精魂氣;車鼓杜陵肥馬塵(留社\汽車)一飛直上青雲裏,此道今溷淄滓中(飛機\詩詞)宜家宜室惟之子。傾國傾城正此時(女人\股票);書家絕詣本無法,馬革裹屍解弄神(書法\馬甲); 方歌吟書法\馬甲詩鍾爲:貪杯張旭成神筆,擲帽袁耽是鬼才;微吟無板兄尚有五言詩鍾聯:是非長掣肘,上下最牽腸(女人/股票),皆才思妙捷。

浦江吳剛如先生爲當世詞學巨擘,然陽九運否,英年即世,識不識皆爲之震悼,各界均有聯挽焉。綠痕師聯爲:由呈詩而論交,三十載差肩兄事,閱炎涼、青眼長橫,難忘窮路曾攜,修書屢作曹丘薦;從漢大到浙古,風雨樓抵掌清譚,數晨夕、素心莫逆,何期終天永訣,挂劍翻尋季札墳。明廬師聯蓋有本事,曰:一曲臨江仙,詎料便成人天永訣;千言普門品,何期竟作岐路長歎。山木兄聯爲:珠玉時聆,總道春風容久坐;人天遽隔,不堪冬夜送遐升。長興具漚生聯:何路問玄亭,依舊馬塍來雪雨;憑歌悲楚些,於今郭傳愧中郎。皆真切感人。

南京國民政府總統府,故兩江總督府也,洪楊之亂時爲僞天王所踞,比年重建金鑾殿,稍復舊觀。龍椅側一聯,曰:天命誅妖殺盡群妖萬里河山歸化日;王赫斯怒勃然一怒六軍介胄逞威風。粗鄙無文,真可發觀者一噱。蓋洪楊崛起於阡陌之間,以左道相鼓吹,轉掠東南諸郡十餘年,而典章文物爲之蕩然焉。其敗固有可逆睹者,先師云“言之無文,行而不遠”,此之謂也。

余友謝生,江右彭城人也,以婚事乞聯于余,且言新婦陳姓,乃集句贈之,曰:一生所寄,五世其昌。上聯用《世說》謝朗事,下聯用《左傳》陳完事。集畢,復擬一聯曰:庭階生玉,金屋藏嬌,用事雖尚切,其意則不無謔矣。

京華龍潭公園,明袁督師祠在焉。祠聯多爲康南海梁任公師弟撰書,南海聯爲:其身世繫中夏存亡,千秋享廟,死重泰山,當時乃蒙大難;聞鼙鼓思東遼將帥,一夫當關,隱若敵國,何處更得先生。吊古傷時,不得更移用他處。然任公一聯:門前學種先生柳;日暮聊爲梁父吟。集右丞工部二公詩句。余竊怪其上聯句意不切督師生平,任公所作必不如此。後檢舊志,乃知此聯原爲祠邊張伯楨夫人蔡氏“悼亡亭”所作,重修誤移至祠內。聊志於此,用備異日談資。

吾杭山川形勝、文物典章,甲于東南,楹聯亦頗多可采。然以民初大厂居士易孺爲黃龍洞所作四言聯,允推冠冕,曰:黃澤不竭,老子其猶。上聯言黃帝遺澤,藏一黃字,下聯用先聖語,而去一龍字,緊扣主題,且寓神龍見首不見尾之意,神完氣足,格調高古。以擘窠大書書之,觀者爲之懾目,余每登棲霞嶺必往一觀。本朝以來,此道濅衰,今惟綠痕師所作庶幾焉,嘗見師擬杭州府學孔廟聯:麟兮鳳兮,回也由也,八字總括一部《魯論》,足分前賢之席矣。余亦好用經語爲四言短聯,嘗爲某君鴻德樓擬聯云:漸于逵矣,比諸玉焉,較二公所作,氣格終覺不侔,亦不果用云。

余友杭縣張生,嘗作聯論近世某鉅公,曰:少如名馬稱千里,老向乖龍頌萬年,蓋此公少年成名,天資特秀,于文史諸科多有發明,推爲近世巨匠,然晚節不彰,苟合取容,徒貽後世之譏。十四字如南山鐵案,雖起某公于九原之下,亦不能自解也。

余喜讀春秋經傳,慨然有慕于三代,常歎戰國以來,禮崩樂壞,詐力公行,至於今日。甲申歲赴京,車過滕州,故滕國之墟也,得聯“山川到此爭朝魯,禮樂崩時不僭王”,用經典事,諸友皆謬許之。後足成一律,則氣格迥不侔,乃知天下之事,多爲畫蛇添足者所壞,一笑。 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