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演 堂

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湖山遺事數則  

2007-04-14 00:28:07|  分类: 古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寳奎寺文事
水龍吟(雪霁登吴山見沧閣,聞城中簫鼓聲)
畫樓紅溼斜陽,素妝褪出山眉翠。街聲暮起,塵侵燈戶,月来舞地。宫柳招鶯,水葒飃雁,隔年春意。黯梨雲,散作人閒好夢,瓊簫在、錦屏底。    樂事輕隨流水。暗蘭消、作花心計。情絲萬軸,因春織就,愁羅恨綺。昵枕迷香,佔簾看夜,舊逰經醉。任孤山、梨雪残梅,漸嬾跨、東風騎。
此四明翁元龍詞也,周密《絕妙好詞》收之。見滄閣在吳山寳奎寺内,寺本宋丞相喬行簡故第。紹定閒,理宗御書“見滄”二字賜之,鎸崖壁之上。行簡晚景淒涼,遂捨宅為寺,以“寳奎”為名,藏理宗宸翰故也。其地在吳山之陽,襟帶江湖,舊時晴日可直眺海門。為吳山風景最勝處,故歷代題詠极富。明徐渭《雪中訪嘉則於寳奎寺之樓居》,有句云:“安窗偏向梅花角,去暎江天雪數峰。”邑人有茅瓚者,少時夢神人授二巨字,曰“見滄”。及長,讀書寳奎寺山顛,一夕雷雨,乃見壁閒所鎸字,遂以爲號。嘉靖戊戌,中式第一甲第一名。至清“乾隆初,杭州詩酒之會最盛(袁枚《隨園詩話》)”,朱鹿田太守招一時名輩厲樊榭、杭堇浦、丁敬身、陳句山、金江聲等十餘人會於寳奎寺,分韻題詠,為文壇佳話。今寺已不存,而“見滄”二字尚在,然滅沒無人知矣。杭郡文事,蓋亦如是耳。
《康熙錢塘志》尚錄坡公《題寳奎寺詩》,疑非此地。

環翠樓
環翠樓,為大井巷胡慶餘堂側上吳山磴道。余每登吳山必繇此焉,無他,愛其名耳。環翠樓之得名,諸志皆不載。或曰明時夹道植樹,屋宇蔭以高槐。行居人屋檐下,如入山林故名云。然終不可攷。舊有山門,塑天王像,國朝初年與吳山諸寺觀並毀去。
據史志,環翠樓宋時屬大隱坊,以沖晦先生徐奭得名。奭,錢塘人,隱居吳山,以修真終老。徽宗聞其名,賜號沖晦先生。按,吳興朱肱翼中,北宋元祐三年進士,晚年歸隱杭之大隱坊,自號無求子、大隱翁。著有《無求子傷寒百問》、《北山酒經》,更修補《百問》為《活人書》十八卷。肱為北宋著名醫學家,中醫界以爲“研究《傷寒》第一人”。其政和八年《重栞活人書附記》有“命工於杭州大隱坊鏤版”之語。疑大隱坊之名更早于此,以徐奭生平不可詳攷,未知二公居此先後,故闕疑焉。肱嘗坐書東坡詩貶達州,其兄服紹聖初坐與蘇軾游貶海州團練副使,蘄州安置,一時有“二難”之目。
清初,錢塘鄭春薦建息園于環翠樓近山處。春薦與海寧查初白慎行游。慎行《同韜荒兄飲鄭春薦齋》詩有“雲嵓醉別忽經春,重向吳山問主人”句,即指此地。“回風卻扇渾無暑,急雨催詩若有神”一聯,最道得當時當地況味,誠佳句也。追想前賢風采,不勝今昔之感云。

吳山第一峰
揚子江頭春水漲,三茅觀裏碧桃開。道人不問天南北,夜半月明騎鶴來。此薩都剌詠七寳峰詩也。七寶山,在金地山南,故三茅觀、汪王廟在焉。
宋王明清嘗寓於七寶山,其《揮麈三錄》跋云:明清前厠蹕御路,假居於臨安之七寶山,俯仰顧盼,據山林江湖之勝於几案閒。襟懷灑然,記憶舊聞,撰《揮麈後錄》,既幸成編。此南宋紹煕閒事也。據宋史,先是,建炎初完顏宗弼(即俗所謂兀朮——演堂按)下臨安,聞浙西制置使韓世忠自江陰趨鎮江,恐邀其後,遂斂兵於吳山之七寶山,縱火三日夜云。
七寶山東南,有“吳山第一峰”五大字。即七寳峰,峰左為三茅寧壽觀。“提兵百萬西湖側,立馬吳山第一峰”,此金海陵王之句也。王倒行逆施,用武江南,而兵敗身死,為天下笑。世傳字為考亭先生所書,蓋附會也。
會稽王元章有“蘿磴曉風留宿雨,石林寒竹動秋聲”之句詠第一峰,厲太鴻《齊天樂·吳山望隔江霽雪》詞,為《樊榭山房雧》之冠,詞云:瘦筇如喚登臨去,江平雪晴風小。濕粉樓臺,釅寒城闕,不見春紅吹到。微茫越嶠,但半冱雲根,半銷沙草。爲問鷗邊,而今可有晉時棹?  清愁幾番自遣,故人稀笑語,相憶多少!寂寂寥寥,朝朝暮暮,吟得梅花俱惱。將花插帽,向第一峰頭,倚空長嘯。忽展斜陽,玉龍天際繞。亦詠此也。
山舊有廣嚴院,後唐清泰元年吳越王建。煕甯中蘇子瞻倅杭,游寶山廣嚴院。有一僧隱几讀書,與之語,漠然不對。問其鄰僧,曰:此雲闍黎也,不出者十五年。東坡自常潤還,復至其室,則死數月矣。東坡乃題詩其壁而去,有“所遇孰非夢,事過吾何求”之感慨。按,東坡集中,尚有《書雙竹湛師房》二絕句,其一云:我本西湖一釣舟,意嫌高屋冷颼颼。 羨師此室纔方丈,一炷清香盡日留。其二云:暮皷朝鐘自擊撞,閉門孤枕對殘釭。白灰旋撥通紅火,臥聽蕭蕭雨打窗。亦作于廣嚴院。題中所謂雙竹,產廣嚴院中,皆相比而生。其尤異者,斜透枯樹腹中,自其頂出。司馬溫公以“龍騰雙角直,鯨歕兩須長”狀之,詩不甚佳,公固不諳韻語者。
山又有寳嚴院,或以爲即廣嚴院,似非。院有垂雲亭、借竹軒。秦少游嘗宿軒中,夢天女以維摩像求讚。按,廣嚴院以雙竹名,而寳嚴院有借竹軒,似當鄰于廣嚴院。借者,借景耳。或本為一院,後分其半亦未可知。東坡有五古三首,曰《寳嚴院》,曰《臥病彌月,垂雲亭花開,順闍黎以詩見招,次韻答之》,曰《僧怡然以垂雲新茶見飨,報以大龍團,仍戲以詩》,具在蘇集中,詩長不錄。
七寶山又有汪王廟,祀唐節度使汪華。華,歙州人,隋末起兵新安,保障一方。唐高祖受命,乃於武德四年奉表稱臣,授歙宣徽杭婺饒六州總管,封越國公。太宗貞觀二十三年薨於長安。宋政和七年封英濟王,此後歷代皆有加封。按,其事與先武肅王絕相類,特有國之日脩短有別耳。廟咸豐閒為粵賊所焚,今惟七寶山道側尚有“汪王廟稅地”數字耳。近聞有司以其保障有功,欲恢復之云。

皮場廟
皮場廟,稗史所謂洪武帝剝皮治貪之所也,各州府皆有之。然非是,攷南宋《咸淳臨安志》,惠應廟,即皮場廟,在城中者四:一吳山,一万松嶺,一侍郎橋,一元真觀。所附《皇城圖》亦有皮場廟,在太歲殿與城隍廟閒,乃今之藥王廟也。據明田汝成《西湖遊覽志》云,所祀神為張森,相州湯陰人,縣故有皮場鎮,產蠍,螫人則死。神時為場庫吏,素謹事神農氏,禱神殺蠍。鎮民德之,為立祠。凡疹疾瘡瘍,有禱則應。漢建武閒,守臣以聞,遂崇奉之,傍邑皆立廟。宋時建廟於汴京顯仁坊,建炎南渡,有商立者擕神像至杭,舍於吳山看江亭,因以爲廟云。朱重八之剝皮所,蓋因其名耳。今惟吳山者存,嘗改祀先賢、月老,隨俗俯仰,比年民重養生,乃復為藥王廟。戲臺舊有聯云:“名場利場即是戲場,做得出潑天富貴;寒藥熱藥無非良藥,毉不盡遍地炎涼。”政可藥今日之弊。

天生聖人,為世作則
徐一夔,字惟精,又字大章,號始豐,天台縣人。博雅通經,元末避兵杭嘉閒,与宋濂、劉基輩游。洪武三年,被詔與撰《大明雧禮》;詔修《元史》,以足疾辤;五年,以儒士薦授杭州府學教授。翌年,與修《大明日曆》一百卷,一夔之力尤多。朝官薦其入翰林院,辤歸。以撰靈谷寺碑文稱旨,賜蟒衣。
世之知一夔者,以稗史言其撰上賀表,有“光天之下”之語,又云“天生聖人,為世作則”,太祖覽之,以爲刺己。蓋以生者僧也,光者祝髮也,則者賊也,罪大不敬,且言一夔以此坐誅云。後世學者遂以此輕之。然此說始見於晚明筆記,竊疑其事偽。蓋大章爲人高潔,非汲汲於功名者,觀其數辤顯爵可知。且其建文元年以壽終,歸葬天台護國寺,入祀杭州府學鄉賢祠。大章有《始豐稿》十五卷行世,湖上勒石之文多出其手筆。秀水朱竹垞以爲理定而言暢,天下之至文也,《明史·文苑傳》有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