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演 堂

正其誼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艮止集自序  

2007-04-13 23:35:57|  分类: 古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詞之於詩,或目之為小道,蓋惑于言志緣情之說耳。然詞與詩初非二道,猶支子之于大宗也,溯其原則一也。聞樂而興,依樂而賦者,詩也,亦詞也。詞者,猶言司也,所以司其言者也。言爲心聲,而大命往往隨之,可不眘乎!春秋之世,諸侯聘問,皆賦而觀其志,故夫子嚴過庭之訓。詞者,猶言祠也,所以重宗廟也。鄭衛之聲,衰德繋焉,故夫子懼而放之,恐其亂雅樂也。陵夷至於晚唐五季,禮樂崩隳,禽獸逼人,而詞與詩始判然分焉。有溫韋諸公作,託於香草美人之思,而寄江湖廊廟之憂,風雅之餘緒也,而詞體始尊。逮至天水一朝,而詞道大盛。東京之時,承平日久,一時作手如眉山蘇公、淮海秦公、錢唐周公,所發皆平和中正之音。譬之於詩,其為二南乎!南渡之後,外不競於強虜,内受制于權臣,而番陽姜公、濟南辛公、四明吳公、錢唐張公、山陰王公相繼崛起。騰天潛淵,窮古今未有之變,嗚呼盛矣。譬之於詩,其周之東乎!元明二朝北曲漸興,雖不乏作手,而去雅正益遠。有清詞學復盛,遠軼元明而接武兩宋,然多彫鏤過甚,終不及兩宋之渾成,惟江陰蔣鹿潭、歸安朱彊邨二公得摩宋賢之壘。降至國朝,惟數三家村學究,醉飽之餘敲壺而歌,以自附於鐵板銅琶之列,亦何足譏哉!余生於南宋故地,群賢之所遊焉。齠嵗好詞,慕東坡、稼軒之壯闊。及長,稍試爲之。好白石、玉田之清剛,然落筆輒流於空滑,與浙西末流無異也。頗思以美成、夢窗之密麗救之而未能,蓋天分所限耳,遂棄去不復為。舊作或不存,以辛巳以來略關於雅正者裒為一集,凡三十餘篇,而未有名焉。乙酉北遊京師,效樂笑翁之所為也,其失意亦近之。乃悟行止之際,所關甚大也。在艮之彖曰:艮,止也,時止則止,時行則行,動靜不失其時,其道光明。遂名集曰“艮止”,志過也,且儆出位之思。他日之作,或亦有時乎?丙戌冬月錢唐錢之江子南自序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